2018.05.26

【专访】北斗星通周儒欣:构建“北斗+”新业态,汽车电子或成为新增长点


作者:王 帅

  导航学术年会作为卫星导航产业趋势的风向标,备受业界关注,今年的年会上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顺应用户需求的技术融合。企业除了发布新的芯片、天线等,更多的是提出在各个领域的产业应用以及全新的商业模式。

  作为卫星导航领域的老牌企业北斗星通亦提出了构建“北斗+”新业态,一系列新产品的发布加之过去一年北斗星通在海外的布局,我们不难发现,北斗星通在加速打造“云+IC”核心平台的同时,汽车电子领域的应用或将成为北斗星通新的业务增长点。

  泰伯网有幸在年会上采访了北京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周儒欣,跟他一起探讨了北斗星通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他对未来导航产业发展的看法。

  周儒欣告诉我们,北斗星通未来将打造一个核心支撑平台——“云+IC”平台,形成一个大体量的业务板块——汽车电子板块,以及若干隐形军。预计到2020年整个公司营收达到100亿。

  01.泰伯网:北斗星通本次年会发布了一系列基于“北斗+”新业态的产品,这一系列产品是否代表着北斗星通下一步的战略方向?

  周儒欣:

  我们此次发布的有三个业务单元的新产品。首先是芯片方面,发布了“北斗+”融合系列产品,这之中包括北斗的芯片+惯导,以及基于火鸟芯片的北斗+NB-IoT模块,和北斗+AGSS/PPP。

  第二个产品是全网通高精度测量天线。它是全球首款集GNSS信号、4G全网通、蓝牙、WiFi于一体的毫米级高精度天线,可保证各制式通信天线装置的正常高效运行。

  能够同时接收GPS、北斗等多频点信号只是前提条件,全网通的关键在于跟电信的“通”,无论2G、3G、4G,所有的信号天线上全部包括了。这样高精度的位置就可以出去,数据可以传得很远,从中国传到欧洲、美洲都可以,只要电话、电信信号稳定都可以传,这是全世界首款。

  第三我们还发布了模组端。是与加拿大NovAtel公司共同推出的7代产品支持BDS\GPS\GLONASS\GALILEO全系统全频点,这是一个面向智能驾驶的辅助导航产品,简单说就是把卫星导航、惯性导航和其他一些传感器综合在一起。它可以同时接收摄像机、照相机、雷达数据等其他传感器发出来的信息。进来以后有算法进行处理,然后可以判断路况、给出指令。

  这三个产品,一个是位置增强,一个是让位置能够传输出去,另一个能够跟外界其他传感器进行融合,它们都是构建“北斗+”新业态这个主题下面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技术和产品做实。

  02.泰伯网:何为“北斗+”新业态? 如何构建?

  周儒欣:

  随着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地球变得越来越小,我们的产品所面向的客户在世界上不同国家、不同地域、不同行业。

  所以我们认为首先需要构建可以覆盖全球的、能够向客户提供高精度服务的“云+IC”平台。IC是一个比较广义概念,它包括芯片、天线、模组。我们还有一个子公司,他们的一块重要业务是微波陶瓷元器件,陶瓷元器件是从稀土变成陶瓷,不亚于芯片的重要性,也算我们这里提到的IC。我们提供IC、提供模组,使得客户在一定区域内可以享受高精度,但只是这样还不够,所以我们要打造云平台。

  接下来我们的高精度服务将结合自己多年对参考站、对差分、对增强系统的服务能力。这种高精度服务平台是覆盖全球的,未来给客户提供的是十公分以内甚至更高的精度服务。

  此外,自动驾驶、智能终端以及智慧城市的建设,都需要高精度的技术,这些都是我们构建“北斗+”新业态的一部分。定位仅仅是给出一个位置服务,无论是北斗还是其它卫星导航服务都不是孤立的,所以必须与其它技术相结合。

  我们提到的“云+IC”将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块业务,通过“云+IC”核心支撑平台的打造、开发智能驾驶座舱等中高端产品做大做强汽车电子板块、推进北斗与通信以及物联网等技术的融合发展等举措,共同构建“北斗+”新业态。

  03.泰伯网:汽车电子将是北斗星通下一个战略方向?

  周儒欣:

  通过一年多的战略思考、梳理、研讨,我们要形成一个大体量的业务板块,这就是我们的汽车电子。

  一方面,汽车发展现在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点,汽车领域叫四化:电路化,智能化,网联化,一体化。这是非常重要的趋势,需要把握好汽车产业本身的四化融合,实现弯道超车。我们最早就是卫星导航公司,这也将充分发挥我们正在构建的“云+IC”的能力。

  其实在国家汽车产业的中长期发展规划中,汽车零部件,特别是汽车电子发展规划,也都把北斗摆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我们今年的展台上也展出了基于北斗导航的智能驾驶座舱,这个产品是融合多种技术的一体化系统。

  04.泰伯网:除了汽车电子还有哪一块比较重要的方向?

  周儒欣:

  其他很重要的一部分,还是我们的基础产品业务,比如说芯片、模块、天线等,这些方面去年销售有10个亿左右。北斗星通去年整体收入是22个亿,所以基础产品业务的销售还是目前比较重要的业务组成部分。

  未来,我们将打造一个“云+IC”的核心板块,打造一个大体量的汽车电子板块,形成若干隐形冠军,预计到2020年整个公司营收达到100亿。

  05.泰伯网:北斗星通在海外有哪些新的布局?

  周儒欣:

  去年8月份在加拿大温哥华收购了RXNetworks。它有一个覆盖全球的云平台,它的客户主要是像高通、英特尔、PI、北美电信运行商等手机公司或者手机芯片公司,这叫AGSS。

  此外,还收购了德国in-tech,是做汽车电子工程测试的一个集团,在奥地利、英国、罗马尼亚、美国、墨西哥都有子公司。

  06.泰伯网:未来几年北斗产业是否会拉动中国卫星导航产业的爆发?

  周儒欣:

  卫星导航这个行业现在大量应该还在民用,未来也一定是大量在民用。现在所做的接收机、模块、芯片都是北斗兼容GPS,所以我们不能讲北斗爆发,我们应该讲这个产业,用户是不是用得越来越多?我相信会用得越来越多。

  第二层面就是中国企业是不是行?我们的北斗ICD是对全球承诺开放的。从民用的角度来说,国外很多企业也会用GPS兼容北斗,他们的产品也会卖到我国、卖到全世界,我们产品首先也会在国内卖,进而卖到全世界。对于中国企业来讲,北斗作为本国的一个基础设施,政府会有来自税收或者优先采购等方面的优惠政策,所以还是具备一定优势的。

  我们的客户有军方客户、有普通老百姓、有战略层面涉及安全方面的客户,针对不同的客户我们提供不同的服务。例如,客户有保密需求,要求只用北斗,或者希望兼容GPS甚至格洛纳斯,这些在技术层面上都是很容易实现的。

  07.泰伯网:作为老牌的卫星导航公司,您如何看待现在的商业环境下,与一些新型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竞争?

  周儒欣:

  确确实实我们需要用互联网思维去思考问题,一方面变化太快,第二很多事情存在不确定性。

  对于我们的企业来说,首先要有一定的定力——企业确定了方向,在没有验证它确实不行的情况下必须得坚持;第二,必须得快速迭代、快速响应,无论是战略规划、工作计划,或是用户质疑的技术问题,甚至是在与员工的沟通上都应该快速响应、快速迭代。也许在这个过程中需要量化和调整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但是如果不变,很多信息就会变成假的、歪的。